择天记小说网

外驻足在车窗

《择天记》小说简介: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要强求。这是一个长生、果的故事。

(故事剧情没有问题,一切。尽在掌握,但文字感觉有些问,题,不怎么顺,昨天晚上一直在修改,改的好?了些,大家若需要,可以“把昨天的两章再看一下,看看是不:是通顺了很多,上章十一岁来鹤那里,并不是BUG,但和序:章对比起来,确实容易产生误会,我在,思考之后,决定还是!不改,按照原定大纲去办,在书评相关传了篇关于推荐票的教程,不了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另外,这些话就不放到作者的话里了,为了更;显眼一些,另外,我爱陈,长生,但我!也是爱?徐有;容的,只是他们彼此不爱罢了。明天两章,谢谢大家。)。

当今世,间,国教上承天书之、泽,一统宇内信:仰,因为天书陵在京都的缘故,教坛自;然也?在京都。大周之前,在车窗教宗皆、是商人,商灭周立,每任:教宗必然是周人,以京都建国的中原王朝实力本就强大,再加上国教护持,自然成为了人类世界的中心。

与以往的大商以:及随而,代之的大周相比,中土大陆南方势力丛多,诸国诸宗派各领其域,相对松散,但强者的?数量“并不少,甚至隐隐要超、过大;周,其中尤以圣女峰的南溪斋以及?长生宗还有秋山家等势力最为强大。

人类与魔族之间惨烈的战争结束后,同样做出很多牺牲的“南方势力,自然想要获,得自己应有的地位,他们认为天书陵应该是人类世界共有的圣物,不应该由周国单独掌握,同样,天书!的解释”权也不能由以教宗为代表的国教正统控制。

为此,南方诸、势力在大朝试的流程以至名称上与周朝前后三任帝王进行了不懈的斗争,并且在国教内部也分裂出了南方教派——南方教派依然属于国教正统,但只奉教宗大人为精神领袖,实际事务则!是由圣“女管。理。

南方教派圣,女,自然都是境界超凡的至高强者,只是历任圣女需要平衡南方林,立的:诸多势力,又没有强大的军队以为后盾,所以”实际权力和地位自然不如北方教宗,但依然,是南方最?尊贵的大人物,在精神层面上与教宗南北抗礼、地位仿佛。

历、任南。方教派圣女都,出自南溪斋,这也是为了什么这个传承无数年的宗门所在的山峰,就叫做圣女峰,圣女峰的主人一直都是南方女Xing,数千年来都没有例外,直至今世终?于可:能出现变化。

那名少女。叫做徐有!容,乃是天、凤真身转:世,修道天赋举世无?双,精通道:藏真义,十二岁初赴圣女峰,便能解”得天书真迹。圣女峰诸位长老惊为天人,最终竟是不顾她是周人,昭告世间,收她为南溪斋内门唯一女弟子。这意味着,如果没。有意外,这名叫做徐有容的少女便会成为下一代的南方;教派圣,女,会成为与北方教宗分庭抗礼的、宗教领袖!

夜色深沉,繁星满天,仿佛永远不会“移动,又似乎每时每;刻都在移动,肃穆的!令人陶醉直至心悸,飘着淡淡雾”气的夜“峰一;片安静。忽然间,一声清亮的鹤”鸣破云而“落,片刻后,一只白鹤,从夜空里”降了下来。

夜色下的白鹤,被星光照耀的很不真实,仿佛纸做的一般,没有一丝污垢。鹤鸣传遍空幽的山崖,破云而落,震雾而飞,或者只是;时间!到了的缘?故,夜色就此渐!渐消退,东方天际出现一?抹白色,晨光就“这样突?兀地来到人”间。

坐在崖畔的少女,从白鹤;身上解下锦囊,取出,那封信,随意拆开,平静阅读。读信过程,里,她如画的细、眉偶尔、挑、起,大多,数时间都很平静,映着熹微晨光的眼眸明亮的就像是湖水,美丽的眉眼间还有未褪的稚意,却没。有懵懂。

晨光渐“盛,南方湿意极重,于是雾也重了起来,光线被湿润的:水汽驱。散,落在她:的脸上时,变得更加柔和,于是她的容颜没有变得更清晰,但却更美丽,美丽里甚至隐隐带上了某种神圣的意味。

“那个家伙很奇怪,口口声声说是来退婚的,却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又不退了。真不知。道他是在,玩什么手。段。我本以?为他是觉得脸面上?过不去,才故意这么说,但事后?想来却?不是,因为他说那”些话的时候很冷静,没有任何愤怒的感觉。”?

“婆婆盯了他;几天,听说那个家伙每天凌晨五时都会准点起床,做事情一丝不苟,就像个木头人,一:样,而且有洁癖,听着总觉得像是小姐你以前和我说过的那些阴险变态之人,令人有些不寒而栗。好吧,小姐,我得承认,那个家伙其实生的不难“看,我当时和他说话的时候,就觉得他挺讨喜的,让人很想:亲近。但这!就更可;怕了,那可是我第一次见他呀,不是吗?”!

“婚约的?事情,那个:家伙应。该没有?对外说,也不知,道他是?聪明还是笨,不过反正家里一”直派人盯着他。小姐,我总。觉得那个“家伙?很虚伪,心机很深,图谋很多,我看最近?情况,如果他,还这,样纠缠,老爷太、太可;能准:备做些事”情。”?

“小姐,我虽然:觉得,那个家,伙罪不至?死,但想着:他拿着婚“书!便对府里:冷眼相加,有恃无恐、的样子,就觉得他很可恨,而且……听说秋山家明年就会来京都提亲,如果那个无赖到时候闹事怎么办?”!

少女坐在,崖畔,静静看着信,披在肩上的衣裳随晨风轻扬,黑发如丝轻飘,拂过侧脸,将令人悦目的稚美添了!些许凛。然之气。

那只白鹤在她看信的时候,一直静静等。在一旁,即便蹲着,也有半人高,此时见”她合上信纸,白鹤转身,不知从哪里衔来”一只笔,笔尖蘸:着饱满,却不会流。溢的墨汁,那墨汁不知。产自何地,竟透着股“幽香。

少女:微笑着伸”手摸了摸白鹤光滑的细颈,接过毛笔便要回信,却一时不知该写些什么。

她与祖父自?幼亲近,若不是祖,父去世,或者她“也不会。十二岁时?便离”开京都来到南溪、斋问道,便是身旁这只白鹤,也是祖父留给她的。如果是别的祖父交待的事情,她肯定会照办,但……婚约肯定是不行的。

她微微。蹙眉,回想着小时候听说的那些事情,发现对那:个小道士真的没有什么印象了。

她记得那份婚书是祖父专门请托当代教宗大人加持为鉴,只有男方才能退婚,又想起信里霜儿说的那些话,细眉微挑,默默想着,那个?小道士真的这般;虚伪:无赖吗?记得小:时候感觉他不是这样的人啊。

她知道京都里有很多:人,包括父亲在内,都希望自?己代表大。周与南方联姻,绝对不会!允许那个姓陈的小道士影响到这一切,甚至,极有可能会杀死他——她觉得那个小道士真的很愚蠢很白痴,难道他真觉得凭自己这些小聪明小狡猾就能从神将府里获得更大的好处?

不悦,对她来说这?是很罕见的一种情绪,只不知道是因为那个小道士不懂得自爱自保,还是因;为…。

一?声清鸣,白鹤带着她写的两封信破,云而去,在晨风相送、晨光相伴:中,向着遥远的京?都飞去。

她眉眼犹清稚,气度却不凡,不是说她像陈长生那样拥有超过年龄很多的成熟与淡定,而是她拥,有一种名为大气的东;西,身材娇小的少女,站在崖畔被晨风吹拂,竟给人一种渊渟岳峙的感觉。

晨风继续吹拂,拂动她肩“上。披着的衣衫,肩上垂落的黑发,发丝在她稚美的脸颊上飘过,带起一,丝微笑。

她只用了五息。时间,便忘却了先前的那封信,忘却身外之物,只余宁静,于是微笑。

她不在乎世间的人与事,世人以为与她相关的,其实并无关联,比如那份她快要忘记的婚约,也包括;秋山君。

她承认秋山君师兄,很强大,甚至很完:美,是所有人眼中最好的伴侣,但是那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好嘛,现在天天写完择天记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改错别字,真心”……讨厌自己的脑子和这个不好看的字体啊!我要微软雅黑!以上是”瞎叫,以下是今,天的第一章,陈长生同学崭新的生活,美妙的”人生,就这样在我的唠叨里……开始了!)。

陈长生走路很:有特点,特点就:是很没特点。抬膝总;是那,么高,一步总是、那么远,平视,能够望远,也能注。意到身前,挺胸,并不刻,意挺拔,却自然有种青“松劲儿,黑发束的极紧,不再梳道髻,只是用布巾随意扎着,便是一丝不苟。他的衣;服也!很普通,洗至发白,极为干净,就连鞋面上也没有一点污!迹,很是讲究。随着行路,系在腰!间的、短;剑微微:摆荡,那把剑也很普通。

前几天他一直把短剑留在客栈里,今天是第一次带在身旁,普通的短剑代表着不普通的意:思。在与那位中年妇人一番谈话后,如果东御神将府真的想要继、续做些什么,这把短剑”便是,他的准备。只是那把短剑就像他的人一样,普通寻常,极难引起注意,不要说传闻里的“霜余”、“两断”、“逆鳞”,就连道”畔行人腰、间配着的?兵器?都很难;比较,又能帮他些什么?

在客栈外,他并不“意外地“看到了东御神将“府的;那辆马车,在朝阳的照耀下,车辕上略显黯淡的血凤徽记变得清楚了!很多,甚至,仿佛?正在燃烧?一般。那匹有着独角兽高贵血统的!战马,高傲的抬着头,居高临下看着他。

走过那辆马车,他握住了短剑的剑柄,片刻后还是松开,在车窗,外驻足,沉默行”了一礼,然后继续向前,迎着朝阳走去。窗帘掀起,中年妇人;看着晨光下少年。的身影,情绪有些复杂。

陈长生向城北走去,名单上倒数第二间学院的地址在百花巷。待他用了很长时。间走到后,有些惊讶地!发现这里居然距离皇宫如此的近,站在巷口可以清晰地看到巍峨的皇家建筑,甚至仿佛能够闻到那些宫殿里历史的味道。

走进?百花巷?深处,他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如此靠近。皇宫的地方,居然真的藏着一家学院?可为什么会如此、冷清?终于,在小巷尽头他看到?了学:院的正门,两侧的石壁被青藤覆盖,阳光穿过留下极淡的斑驳。没有名字。

就是:这里吗?他想问问人,但巷子里;极为冷清,根本不像天道院或摘星学院门外那般热闹,站了半晌都没有人经过,只有明显有些破落的院门默默地陪着他。这般闹中取静、地近皇宫,无比:清贵的地;方,现在;竟像是片无人问津的废墟。

他走到院门;旁的,石壁下,伸手拉开”密密的青藤?枝叶,终于看到了下方壁上刻着的一个字,那是一个“国”字,深刻的字迹里曾经鲜艳:的漆,早已被无数年的风”雨侵蚀的淡去,便是石壁本身的表面也已经有了剥落的征兆。

想;着名单上这、家学!院的?名字,陈长生微、怔,才确认真的是这里,不由生出更多、困惑。师父给自己挑选的前几家,学院;都是京都乃至整个大陆最出名、最优秀”的学院,为什么这间学院破落冷清到了这种程度?

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他的手还握着青藤,又往下扯?了扯,于是看”到了第二?个字,那是个“教”字,他来不及做更多感慨,随着、他的这个动作,无人打理多年的青藤,簌啦啦向地面滑泻,惊起好些烟尘。

青藤落地,烟尘渐敛,不多时,那面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天日的”石壁,终于再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

深刻“入石的字迹上已经没有太多漆色,只有积着的”灰土,还有青藤去年留下的枯叶败絮,甚至边角处已经被风雨侵凌的有些残破,如果不仔细看,甚至都很难认出这几个字究竟。是什么。

怔怔、看着石壁,陈长生很长时间没有,说话,生出些挫败低沉的情”绪。一心问,道的他,很少有像现?在这样情绪。是的,他现。在很想转身就走——这样破败的学院,就算考进!去,对自己的人生又能有什么帮助?

他抬头看了、看天,确认还有些时间,决定进这家破落的学院先看看,如果不行再去名单上最后一家学院。

东御神将府的马车停在;百花巷外,那匹骄傲的白马微昂着头,百无聊赖。车厢里,中年妇人的、情绪则不像:它那般“平静,眼睛里满是浓浓的不解与疑惑,喃喃自言!自语道:“怎么会来了这里?”。

她很清楚,百花巷深处的那间学院早已凋蔽,只是想着那少年似乎很擅!长给人带来意外,也不敢怠慢,手指轻击窗棂,示意白马拉车进去,然而就在这时,一辆车从斜后方驶了过来,直接拦在了前”面。

百花巷很窄,仅能容一辆;马车前行,此时被那辆车极,不讲理地拦在“前面,神将府的;马车自然难再前进。中年;妇人微微“挑、眉,有些不悦,只是想着此地与皇宫极?近,所以并没,有即刻”喝斥!对方让开。

那辆忽”然出现、的车很矮小,甚至显得有些简陋,青布为帷,前方、拉车的?牲畜。也很矮小,毛色纯黑,似乎是:头驴。中年?妇人先是一怔,微微:嘲弄想着,这京都城里居然还有人用驴车,实在可怜。

中年!妇人。尚;未动怒,白马却忍不住了,有独角兽血统的它,怎么,可能允许一头小黑驴拦在自己前面?它愤怒地昂起首来,便欲嘶啸恐吓,便在这时,那辆!青布车前:的牲畜缓缓转过!头来,看了它一眼。

如果说白马因为独角兽血统而高贵,那么这只黑羊的高贵完全来自于它自身的气度,在它的面前,白马完全就像是,个易怒暴躁的顽劣孩童,而它却是“宫殿里不染尘埃、高高在上的皇族。

白马正欲暴怒嘶鸣,看着黑羊冷漠淡然的眼神,瞬间安静,眼中。涌出无限恐惧,前蹄骤然发软,再也无法支撑自己沉重的身躯,膝屈身倾,重重地“摔倒在地面,浑身颤栗不敢起,如对那只“黑羊行臣,子之礼。

中年妇人掠出车厢,看着跪在地面的白马,震撼无言,心想这马乃是神将”大人座骑的独子,向来高傲霸道,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懦弱?待她转头望向那只黑羊时,才忽然间想起一些事情,再望向那辆青布车“时,眼神变得极度惊?怖。

听。见这道声音,中年妇人心情略安,原来来的不是那位姑娘,而是姑娘身边的婆婆。至于那位婆婆为什么知道自己姓花,在神将府里经常也被称为婆婆,外驻足她根“本不需要思考,因为对方知道任何事情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青布车里也是一位婆婆,只不过与她这个神将府的婆婆比起来,那位婆婆必然是整、个京都城最出名的婆婆,即便是:令所有皇:族、大臣、神将都闻风丧胆的周通大人,对着这位婆婆也要挤出几:分笑容,她又,算得什么?

中年妇人声音微颤说道,她先前并未出言喝“斥,此时不免觉得有些侥幸,但即便如此,她也不敢隐瞒心思里曾经出现的那?些恶意,因为传闻中,在那只黑羊之前,任何隐瞒都是找死,而且她清楚,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位婆婆满意。

如果不是东御神将府与那位姑娘向来走的近,她此时连解释都不敢,只会断了自己的右臂,做为赔罪。

中年妇人不敢抬、头,恭谨应了、声是,这时候才确:认宫里:那位姑娘确实一直都知道这件事情。

陈长生站在湖边,看着脚下疯:长的野草,沉默无语。他先?前之所以决定进来看看,是因为记得在道藏里曾经?见过关于这家国教学院的记载。能够以“国教”为前缀,这学院的历史自,然悠久,曾经无比强大,培养出过无数了不起的人物。只是……为什么现在变成了这样?

一般人在这“样死寂的环境里,看到这样一只黑羊,下意识都会有些害怕,至少也会“躲开,但陈长“生没有。他很:喜欢这只黑羊。因为这只黑羊很干净,就像他一样。他从湖边摘了一些草,从袖里取。出手帕将草上的露水擦干,递到黑羊”前。

它、犹豫了?会儿,终于向前走了!一步,试探、着向前,微微低头,从陈长生?的手;里卷过几”根青草,缓缓?开始咀、嚼。

不:远处树下,一位手持黄杨木!杖的老妇人,正看着这幕画面,脸上的皱纹微微颤抖,就像被风拂过的草。